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
全國多地保障房質量問題頻現 部分被推倒重建

2012年04月22日 09:12 [打印] 相關 評論
全國多地保障房質量問題頻現 部分被推倒重建

 

  4月20日,深圳深云村12棟B座12C,業主張克學家的陽臺,因為裂縫等問題,至今未裝修。 新京報記者 劉剛 攝

  截至目前,多地已制定出臺保障房質量監管辦法,對建設中的多個環節進行嚴格監管。

  然而,近兩年,各地的保障性住房卻頻曝墻體開裂、樓板漏水,這些“問題”被當地官方解釋為建筑“通病”。

  而在其他一些省份,部分保障性住房被查出存在質量不高、使用“瘦身鋼筋”、安全隱患較多、材料報驗和工序驗收把關不嚴、項目管理人員不到位等問題。

  為了確保保障房建設的質量安全,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多次對保障房質量監管提出嚴格要求,并對保障房建設實行“質量終身責任制”,一旦質量出了問題,不論責任人走到哪里,都要追究其責任。

  張克學為房子的事急白了頭。

  兩年前,張克學拿到了深圳市深云村經適房小區12棟B座12C的鑰匙,但因為樓板滲水、墻體開裂等原因,新房一直沒有裝修。

  5月4日,本是入住兩年整的日子,新房還是兩年前的毛坯房。

  張克學曾拉起橫幅維權,后被施工方告上法庭,訴他名譽侵權?!昂貌蝗菀踪I到一套經適房,原本是件開心事,但房子開裂,反而搞得心煩氣躁?!睆埧藢W一臉無奈。

  在深云村小區首批683戶經適房業主中,由于建筑裂縫至今未裝修入住的,遠不止張克學一家。

  至今,深云村小區不少陽臺上還掛著紅底白字的訴求,上面寫著“維權”、“墻體裂開了”、“天花裂開了”等字眼。

  “優質工程”樓板開裂

  業主在裂縫處倒下三瓶礦泉水,縫隙處直冒氣泡,水很快滲透到了二樓天花板

  2009年,眼看著“房會越建越遠,房價會越來越高,房子會越建越小”,在深圳迎賓館工作的張克學決定買房,“必須買,否則沒機會了”。

  張克學選了一套三室兩廳,90.86平方米,總價41萬。房價不到附近商品房的一半,但8萬的首付仍讓張家人傷透腦筋,“5萬多是借來的?!?/P>

  張克學申購的經適房在深云村,是“市政府投資項目,深圳市的民生工程,整個小區16棟,3735戶”,總投資12.3億元。

  深云村首批業主683戶,以張克學類似的低收入者為主,超過9成第一時間辦理入住手續。張克學講,當時大家認為,“政府工程,質量自然沒話說”。

  并且,深云村項目,在工程建設方面“榮譽滿身”。

  深云村項目的工程質量,“在2008年第二、三季度全市大檢查中兩次名列全市第一;安全文明施工被評為‘市樣板工地’”,并且“被評為省、市雙優文明工地,深圳市優質結構工程”。

  然而,“優質工程”一交房就出現了樓板開裂的問題。

  深云村12棟A座3C戶的業主李先生,是一名“搞建筑”的專業人士,拿到鑰匙的第二天,他發現自家的樓板裂開了。

  “起初是水泥地面有裂縫,我扒開水泥塊,發現下面的混凝土也裂開了口子?!崩钕壬f。

  今年4月29日,他回憶說,發現問題后,他在裂縫處倒下三瓶礦泉水,縫隙處直冒氣泡,跑二樓去看,“水很快滲透到了二樓天花板?!?/P>

  “這說明裂縫已經貫通了?!崩钕壬f。因為樓板漏水,樓上樓下兩家至今沒有裝修入住。

  深云村“裂縫通病”

  那些都是建筑行業很難克服的“通病”,屬于質量缺陷,在條例規定的保修范圍,可以保修

  2011年9月底,張克學湊齊了裝修費,開工沒兩天,他家便遇到和李先生家一樣的“麻煩”——樓板漏水。

  張克學說,裝修第二天,工人在樓板上灑了點水,沒過多久,樓下的鄰居上樓敲門,說天花板濕了。一檢查,發現是地板有裂縫。

  后來,張克學得知,在首批入住的4棟樓中,有3棟樓的業主反映問題,而他入住的12棟,投訴率最高。

  深云村12棟樓的業主魏少東拿出一份有業主簽名的統計表說,截至2012年上半年,12棟樓(A座/B座),反映裂縫問題尚未解決的業主有143戶,包括張克學。

  除了樓板開裂滲水,一些業主還發現房屋的墻壁、天花板出現了“裂縫”。

  2010年12月底,12棟B座11E戶的業主潘振煌搬進新家,便聽說當時裝修好的大批業主家的房屋出現裂縫,他回家拿著手電筒照,發現裝修好的新房“滿房開花”——客廳天花板出現不規則裂縫,細數有8條,主臥和客房,天花板和墻壁也開裂。

  今年4月21日,記者到現場看到,這些裂縫肉眼可見,墻壁裂縫一般都是自上而下,從天花板一直裂到地面。

  潘振煌用鉛筆畫“X”,記錄裂縫走向,“時間一長,發現裂縫有延伸變長的趨向?!?/P>

  “早期問題集中在12棟,后來,9棟、14棟以及16棟,不斷有房屋開裂?!睒I主魏少東說,2011年12月,深云村第二批1684戶業主裝修入住,新的樓棟也有房屋出現開裂。

  “業主反映的問題,集中體現在墻面(剪力墻與砌筑墻體交接處)和樓板(預埋管線部位)的裂縫?!苯衲?月23日,深圳市住建局答復,針對投訴,施工單位和市住建局曾先后五次組織專家論證,“專家組一致認為發現的裂縫為非受力裂縫,不影響結構安全?!?/P>

  同時,該局稱“執法檢查中,未發現偷工減料的情況?!?/P>

  “那些都是建筑行業很難克服的‘通病’,屬于質量缺陷,在條例規定的保修范圍,可以保修?!?月25日,深圳市住建局質量安全監管處副處長梁偉橋說。

  質量問題不止一地

  除了深圳,近兩年,不少城市保障房也被爆出滲漏、開裂等類似問題

  與深云村隔路相望的“桃源村三期”,是深圳市首個經濟適用房項目。

  桃源村三期共有高層住宅12棟,總計2760套,該項目原本是深圳2007年重大“民心工程”,最后卻成了“傷心工程”。

  媒體報道,2009年初,桃源村三期業主入住后發現,裝修合同約定的拋光磚后來變成耐磨磚,水龍頭、水管、門窗所用材料質量差,合同注明的“防火防盜門”,“一拳頭就能打穿”。

  桃源村三期施工單位最后被查實偷工減料,被主管部門處罰。

  實際上,保障房被爆出滲漏、開裂問題,不只是出現在深圳。近兩年,全國各地不少城市出現類似的情況。

  在安徽省安慶市,太湖縣最大拆遷安置小區——龍安商貿小區,2010年底,50多戶居民的房屋陸續出現承重梁、屋面、外墻裂縫和滲水等現象,部分住戶甚至出現樓板踩穿、房屋沉降等嚴重現象。安居房變成“鬧心房”,不少人有家難宿,頂著酷暑借住在外。

  而在河南鄭州、青海湟中縣等地,保障房項目甚至被查出混凝土不達標或者質量存在嚴重缺陷,已經拔地而起的保障房被推倒重建。

  2010年10月,北京大興區明悅灣保障房項目部分樓棟被拆除。這是北京保障房建設中首次因質量問題拆除重建的案例。

  該項目由北京日月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開發建設,于2009年12月開始動工,拆除前有的已建到第9層。

  2010年4月,國家檢測機構對該保障性住房項目進行全面檢測時發現,該項目由于混凝土強度存在問題,不能滿足結構抗震要求。

  有關部門最終決定,拆除8棟樓中的6棟,另外2棟進行局部加固。

  “瘦身”鋼筋混入

  “瘦身”鋼筋的伸張力被破壞,即鋼筋會變“脆”,這對建筑質量的影響主要體現在抗震性方面

  除了在深圳深云村項目中,張克學等業主發現裂縫、漏水等問題,其他省市的保障房還出現了“瘦身鋼筋”問題。

  據媒體報道,2011年7月25日,海南省質量技術監督稽查總隊根據群眾舉報,在文昌市文城鎮政府保障性住房工地上發現345噸不合格鋼筋。

  海南省質量技術監督稽查總隊副總隊長鄭廷安介紹,質檢報告顯示,除了10mm型號鋼筋合格外,其余12mm、14mm等7個規格型號鋼筋的質量均大大低于國家標準。

  該工地第二標段的22mm螺紋鋼筋,其重量偏差結果為“-16%”,是國家“-4%”的最低偏差標準的4倍。

  鄭廷安稱,這種重量偏差嚴重的不合格鋼筋被稱為“瘦身”鋼筋,由于偷工減料,使原本應達到標準的鋼筋“瘦了”一圈?!叭绱恕萆怼匿摻钜坏┩度胧褂?,對房屋安全會造成巨大的隱患,其后果不堪設想?!?/P>

  在此前,廣西住建廳曾通報,在督察組隨機抽查的20個保障性住房項目中,部分保障性住房被查出存在砌筑質量不高、使用“瘦身鋼筋”、項目管理人員不到位等問題。

  使用超拉的鋼筋無法保證建筑的質量安全。

  陜西省建筑科學研究院總工程師吳成才介紹,“瘦身”鋼筋的伸張力被破壞,即鋼筋會變“脆”,這對建筑質量的影響主要體現在抗震性方面。

  房屋受到地震等巨大外力作用時,伸張力好的鋼筋會隨建筑的變形而被拉長,從而減緩其倒塌過程,延長人的逃生時間,而被過度冷拉變“脆”的鋼筋則會突然斷裂,使房屋迅速倒塌。

  偷工減料監管難

  偷工減料導致的最終結果,輕則影響業主的居住環境和舒適度,重則改變房體的抗震級別

  一些地方的保障房為什么會大面積出現“質量瑕疵”?

  有專家歸咎于保障房造價成本過低,“在很低的成本控制下,依靠制度和監督,只能讓保障房質量不出問題,并不代表保障房質量能具備舒適的居住功能?!?/P>

  據報道,2011年準備建設的1000萬套保障房,是按每套住房60平米面積計算;住建部計算總投入需要1.3萬億元,折合每平方米的成本為2166元,成本包含了稅費、土地成本和資金成本。

  “低成本投入,讓不少參與企業僅能獲得微薄利潤,容易出現偷工減料的現象?!币晃粯I內人士自曝內幕。

  據該業內人士介紹,施工方即便偷工減料降低成本,也大都不敢改變主體設計,比如主筋型號,但施工方有可能通過改變輔料來降低成本,比如把直徑為16mm的盤條換成12mm;外墻原本規定貼磚改為刷涂料等。

  業內人士說:“這種偷工減料導致的最終結果,輕則影響業主的居住環境和舒適度,重則改變房體的抗震級別?!?/P>

  另外,北京大岳咨詢公司總監李偉說,保障性安居工程由于造價低,很多監理公司接下業務后,沒有派人到現場,或沒有派專人去現場做監理。

  張克學所在的深云村12棟,監理單位是深圳市龍城建設監理有限公司。

  4月26日,該項目總監張光明稱,龍城監理中標標段十一棟樓配備了22名駐場監理,平均每棟2名監理。

  然而,對于深云村同一戶型相同位置為何從頂樓裂至底樓,4月29日,張光明稱,他也不清楚,“正在咨詢專家,暫沒結論”。施工方越眾公司拒絕對此發表評論。

  目前,深圳市住建局一官員說,接業主投訴后,已責成相關責任單位對質量問題進行保修。但據施工方深圳市越眾公司反饋,維修工人與業主聯系,卻不讓進門,原因是業主提出了經濟上的賠償要求。

  “偷工減料僅是導致保障房質量問題眾多因素中的一部分,出現質量問題的關鍵還是監管不到位?!北本煼洞髮W房地產研究中心主任董藩說。

↑↑相關文章:
麻将作弊手势 十一选五定一胆百分之98准 体彩甘肃11选5与哪个省一样 股票融资杠杆ˉ杨方配资 大乐透准确率100的公式 黑龙江6+1开奖结果今天 炒股380万剩60万破产 贵州11选5直三遗漏数据 快乐十分前三直中奖图 河内5分彩手机计划软件 高质量股民股票交流群
網站導航 | 聯系我們 | 法律導航
電話:0359-2263006 2263333
Email:[email protected]
晉ICP備19009566號 晉公網安備14080202000338號